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1

service phone

沙特“搞钱”之年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3-04-17

  

  “现在来沙特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有来做工程基建的,还有来做外贸生意的,甚至单纯来沙特旅游的华人都很多。”

  在沙特提供签证和注册公司服务的Linda告诉霞光社,2023年第一季度,她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中东热潮。沙特阿拉伯,这个地处中东的国家,正成为中国企业出海新的热门国度。

  沙特,地处欧洲、非洲和亚洲三大洲之间,是唯一一个同时拥有红海和波斯湾海岸线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石油生产量及输出量最高的国家。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21年,沙特人均GDP为23185.9美元,居全球48位;3595万人口中,有70%的人口在30岁以下。

  据沙特通讯社报道,2022年前十个月,中国和沙特两国贸易往来达到同比增长37.4%,中国已成为沙特第一大贸易伙伴,沙特多年保持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和西亚非洲地区最大贸易伙伴地位。随着中沙贸易联系的日渐紧密,两国的外交合作也持续深化。2023年3月10日,在中国的斡旋下,经历七年全面断交的沙特和伊朗在中国签署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两国同意在两个月内恢复外交关系并将“扩大合作”。

  2016年,因油价持续下跌而深陷财政危机的沙特政府,向世界公布了名为“沙特阿拉伯2030愿景”的国家转型计划,试图降低对能源出口这一单一经济支柱的依赖。这一计划推动了沙特经济私有化改革进程,同时通过主权基金投资推动本国经济多元化发展。这一被称为沙特版“改革开放”的经济改革举措也为中企进入沙特市场创造了良好机遇。

  关注中东地区投资项目的战略投资人Levon告诉霞光社,游戏电竞、社交直播等领域的中国公司在沙特一直有良好收益;新能源汽车、光伏产业也是寻求能源结构转型的沙特目前蓬勃发展的赛道;在物流领域,极兔与顺丰已经进驻了沙特;在城市基建与石油、化工领域,两国也有着频繁密切的合作。

  中东地区的华为员工Sam也告诉霞光社,华为在沙特帮助其完成在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基建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在沙特正在建设的零碳智能未来城NEOM中,也可以看到华为员工的身影。

  而根据彭博社4月9日的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因沙特政府努力推动自身成为中东地区经济中心,并持续加强与中国的外交和商业关系,华为正在尝试将沙特首都利雅得作为其中东总部。

  沙特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地推出经济改革计划,源于全球石油需求持续下滑给本国带来的深层焦虑。2014年,美国页岩油强势崛起,超越沙特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产国;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技术的成熟与普及也削弱了传统油气生产国的影响力。

  2014年至2016年,油价呈连续下降趋势,原油价格从2014年的平均93.2美元/桶跌至2016年初最低的26.2美元/桶。沙特的财政收入从2014财年的2800亿美元缩水至2015财年的1620亿美元,跌幅高达42%,201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对沙特发出过五年内其国库将要被消耗殆尽的警告。

  于是,在这个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沙特政府决定通过经济改革,摆脱对石油的过分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

  沙特激进的国家转型计划背后主要的推动者是王位的第一继承人——·本·萨勒曼。这位1985年出生的年轻人,以沙特王室的改造者自居,一改以往沙特亲王神秘冷漠的公共形象,非常乐于向《经济学人》《彭博商业周刊》等西方媒体分享和展示沙特社会变革的新境况。

  这项2016年4月出台的改革计划为沙特确立三大愿景目标:阿拉伯与世界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同年6月,沙特内阁批准了《国家转型计划2020》,核心目标是大幅提高非石油经济的收入,到2020年创造45万个新就业机会。两份文件的出台标志着沙特的“世纪改革”拉开帷幕,开启全面变革的新时代。

  2018年,长期关注中东地区的中国记者刘怡在探访沙特时发现,位于麦加城中心的教第一大圣地禁寺内,每一张座椅靠背、每一只饮水桶和每一座安检门上都印有彩色“2030愿景”(Vision 2030)宣传标语,萨勒曼王储正在向全世界释放这样的信号:唯有沙特的改革取得进展,圣地的荣耀才能获得确保。

  沙特经济改革的重点,首先是扩大私营经济规模,其中最突出的动作是石油巨头沙特阿美(Saudi Aramco) 在2019年12月募集256亿美元上市并成为全球最大IPO。而在此之前的2019年11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就曾表示,沙特阿美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募集的资金将拨给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用于沙特国内外投资项目,拉动经济发展。

  此外,能源部门改革也是沙特实现“2030愿景”的重中之重。沙特希望通过阿美公司上市、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加强石化领域能源结构多样化,最终使沙特经济摆脱受国际油价周期性波动的影响。

  除改革外,沙特也加大对外开放力度。2017 年10 月,萨勒曼王储宣布,将花费5千亿美元,在沙特、约旦和埃及接壤处建立一个“未来城”(NEOM)。沙特将划出2.65 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区域,着重在这座新城发展能源、水源、生物科技、食品、高端制造业与娱乐产业。NEOM将成为沙特首个跨国商业特区,在特区内执行独立的法律法规,以吸引更多国外的人才与投资,将NEOM打造成链接亚、欧、非的世界中心。

  在NEOM工作过一段时间的Eva告诉霞光社,NEOM目前还正在修建之中,看上去依旧是一座黄沙漫天、远山嶙峋的荒漠之城;但为NEOM工作的员工及其家属生活在一个近似乌托邦的生活社区内,可以免费享受五星级自助餐、医疗教育、健身和清洁服务。

  “NEOM是一个国际化的社区,各个国家的人都有,为了让他们可以在这里安心工作,沙特政府为他们的孩子修建了一所学校,但父母普遍反映教育质量比较糟糕,无法达到SSAT(美国中学入学考试)所需要的水平,一个芬兰城市规划师的孩子还在学校里遭受了霸凌。另外,NEOM有一个小型医院,生活区还停着两架直升机,可以用作紧急救护车把生病员工送到最近的城市塔布克。”Eva说。

  Eva对霞光社说,为了保持这个项目的神秘性,到现在为止,NEOM没有对外开放的酒店,所有生活在那里的人都是员工和为员工服务的人。“我也问了NEOM的一些高管这个项目是否能够建成,他们很含糊地说不知道也不确定。一位经理的太太很直接地回复我‘No one wants to come here but for the salary’。因为NEOM的建设可能旷日持久,所以目前听说内部有计划要把员工的合同雇佣制变成终身雇佣制。”

  而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NEOM最高级别高管的平均工资为110万美元(这个薪资数额还不包括奖金),是美国高级管理人员通常收入的两倍多。

  除了打造经济特区外,2019年9月28日,沙特开始对包括中国、美国、日本等49个国家/地区公民发放旅游签证。在此之前,只有商务旅客、外籍雇员、学生和朝圣客可以进入这个中东神秘国度。沙特政府规划,到2030年,国内外旅游观光人次达到1亿,旅游业新增工作职位一百万个。

  为此,2017年,沙特宣布将把红海中的50个岛屿建成豪华旅游度假村;2018年,首都利雅德附近的奇地亚(Qiddiya)娱乐城项目开始破土动工。

  据阿联酋《商业周刊》2019年11月25日的报道,沙特对49国开放旅游签证两个月,共吸引5万名游客,来自英国的游客居于首位,其次是来自中国的游客。

  来自深圳的Nina在今年四月初去沙特旅游,她告诉霞光社,“去沙特可以在线申请电子签证,几分钟光速出签,非常方便。沙特的著名景点‘世界尽头’还是很美的,日落的灿烂余晖非常壮观,并且真的有一种世界尽头的荒芜感,安静到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美中不足的是,沙特的公路非常崎岖,一路颠簸,好几次差点儿翻车。”

  曾在中东地区做游戏本地化运营的郑先生告诉霞光社,沙特的此次国家转型计划借鉴了迪拜的成功经验。“迪拜石油储藏量不高,在40年前只是一个小渔村,但是主要用贸易、旅游、资本投资、房地产及金融服务业来带动经济发展,目前已经成长为中东地区的经济和金融中心,石油收益占比不到5%。沙特政府正努力把首都利雅得打造成可以取代迪拜的中东城市。”

  而沙特投资部长 Khalid Al-Falih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截至2022年底,已有80家公司申请将总部迁至利雅得的许可,并补充说这座城市将成为“中东政治和经济的大首都”。

  2016年1月4日,沙特王储萨勒曼接受了彭博社长达5个小时的专访,在这次采访中,他首次向外界透露沙特阿美的上市计划。“沙特阿美公司的IPO和转让其股份至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将在技术上使得投资而不是石油成为沙特政府的收入来源,剩下要做的就是多元化投资。所以在20年内,我们将成为一个并不主要依赖石油的经济体或国家。”

  在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简称PIF)的官网上,可以发现PIF在“沙特2030愿景”中的定位与作用:“PIF努力成为领先的投资者,同时在沙特境外产生影响,通过积极的长期投资以及高标准的治理和透明度来推动沙特阿拉伯的经济转型。”

  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2022年的数据显示,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当前资产规模已达到6200亿美元,占全球主权财富整体规模的6.2%,位居全球主权财富基金第五位。近年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有近四分之一的资金投向海外资产,已转型为全球最活跃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其备受瞩目的投资案例包括对软银(Soft 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450亿美元的投资,对优步(Uber)35亿美元的投资,另外它还拥有电动汽车制造商Lucid的多数股权,并且在俄罗斯投资了20亿美元。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4月12日的报道,硅谷投资者也来到中东各地考察,在风险投资公司遭遇近10年来最严重的资金危机之际,寻求与主权财富基金建立长期关系。据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几周,Andreessen Horowitz、老虎环球(Tiger Global)和IVP等顶尖科技风司已派出高管团队前往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卡塔尔。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财大气粗的中东,成为新的投资热土。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也没有错过与中国市场的合作。2022年,由PIF、沙特网络科技协会、阿里旗下eWTP Capital为主要出资人的易达资本将中东总部搬到了位于利雅得中心城区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KAFD),专注于企业服务、云科技、网络安全、数字科技、物流和数字娱乐等投资项目,致力于在中东北非地区建立一个独特的数字生态系统。

  易达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黄烁子(Jessica Wong)在接受《财新周刊》采访时说,她曾经在印度市场有过不错的投资成绩,在那段经历中,她逐渐接触到一些将业务覆盖到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印度创业公司。“他们有些在印度不赚钱,但只要在中东开个分公司或者做业务覆盖,就有了很强的盈利能力。”在全球新兴市场不同产业赛道进行试水后,易达资本的团队发现,投资组合中游戏、移动广告、在线娱乐三个板块,在中东市场的表现远好于其他新兴市场。

  资深游戏行研分析师Stella告诉霞光社,中东地区游戏用户的付费效果非常好。根据Snapchat发布的《2022 中东手游白皮书》,沙特3595万人口中,手游玩家有约2420万,有超60%手游用户具有付费意愿,且其手游ARPU(单个用户平均收入)更是高居全球首位,达到了270美元。“今年年初很多中资、港资都去中东那边看合作机会,我知道游戏大厂网易也在和沙特聊合作。”Stella说。

  而发展游戏和电竞行业,也是沙特为实现“2030愿景”的一项战略国策。2022年9月,萨勒曼王储公布了游戏和电竞国家战略,表示将在2030年之前,将沙特建设成为游戏和电竞的全球中心。2022年10月,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IF旗下的电竞和游戏公司Savvy Games Group(SGG)宣布了378亿美元(约合2715亿人民币)的投资战略,希望沙特成为全球电竞和游戏行业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秉持“游戏兴国”发展战略的沙特把橄榄枝抛向了中国游戏巨头龙腾简合。早在2014年,当时还名为“龙腾中东”的游戏团队发现了中东游戏市场,为中东用户量身打造了一款自研SLG手游《苏丹的复仇》,通过细致深入的本土化战略,迅速包揽中东各国畅销榜TOP1。2022年12月8日,沙特阿拉伯投资部和龙腾简合签署了一项巨额投资合作协议,龙腾简合未来将在沙特阿拉伯创建10个工作室,全球总部将逐步迁移到沙特,并且还将在沙特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

  继龙腾简合后,沙特主权基金继续下注中国公司。2023年2月16日,PIF旗下Savvy Games Group豪掷18亿现金(2.65亿美元)投资中国电竞企业英雄体育VSPO,创下电竞行业有史以来现金投资的新纪录。

  战略投资人Levon告诉霞光社,“沙特现在的投资落地非常严格,与其说是投资,不如说是提供邀请外企来沙特发展的补助资金。比如沙特政府邀请某家中企来利雅得发展,租用办公室和招聘本地员工的费用,沙特政府可能会补助一半。这是促使所投企业持续为本国贡献GDP和解决就业的最好方式。比如这次和龙腾简合的合作,沙特就要求龙腾简合在沙特创建研发中心,并提供本地培训。”

  Levon同时强调,中东资本不看重国家意识形态维度上的差别,也不太受中美关系的影响,并且随着近期中沙两国外交关系的迅速升温,资金上的互动和合作愈发频繁,“去中东找钱”成为新的募资风向。“但沙特投资颇为务实,整体以服务自己产业和寻求资本回报为主。”Levon说。

  在谈到沙特目前有哪些热门行业和赛道时,极兔沙特负责人Sean告诉霞光社,沙特本土电商渗透率很低,和中国相比,还处于电商市场发展的初期阶段,是一个亟待开掘的领域;另外,沙特政府也在大力发展城市基建,中建集团在沙特承包了一些国家项目的建设,很多在沙特做建材生意的私企也相当成功。“我知道有两个中国的瓷砖厂,他们在沙特一年能赚5到10个亿,在当地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Sean说。

  发展本国物流行业,是“沙特2030愿景”这一宏伟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萨勒曼王储宣布启动“国家工业和物流发展规划”,就在这一年,沙特吸引的国外运输和物流企业投资增长达到47%。政府倡议与资金投入,正在努力把沙特打造成为连接三大洲的枢纽之国。

  在沙特大力发展物流行业的风口之下,国际化快递物流企业极兔速递也将沙特选为它在中东地区首批覆盖的国家。2022年1月7日,极兔正式启动位于沙特的快递网络运营。Sean告诉霞光社,极兔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拿到了在沙特的正式运营牌照。

  Sean介绍说,中企出海沙特难免会遇到一些合规要求和文化壁垒,“我们也免费为很多考虑来沙特做生意的同胞提供信息咨询服务和方方面面的支持,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事实上,为了应对巨大的市场和文化差异,有很多中企在进入沙特时会选择和本地企业合资经营的模式。比如另外一家出海沙特的中国物流公司顺丰,就选择和沙特本土的吉兰兄弟控股集团合作,在利雅得合资创办了AJEX埃捷国际物流,并于2022年1月正式投入运营。

  长期以来,沙特等中东产油国财政高度依赖石油产业为主的租利收入,并且将获取的租利主要分配给民众作为福利支出,这种发展模式被称为“食利国家” (Rentier State) 模式。

  在这种政治经济体制下,沙特国民习惯了高补贴、高福利的安逸生活,受教育水平和创新能力普遍较差,劳动力水平整体较低,甚至很多人从不工作,靠国家补贴度日。根据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数据,2022年沙特的创新指数为33.4,在所在的人均收入水平相当的国家中居于劣势,发展较为滞后。

  Sean告诉霞光社:“在沙特,从事末端配送工作的更多是外国劳动力,本国人从事管理岗比例更多。这里的快递员大多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埃及、菲律宾的外国劳工,每人每月的签证费用就要3000元人民币,用工费用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但为了国家经济转型的需要,自2012年,沙特政府通过《劳动法》积极推动沙特化政策,即对企业雇用沙特籍劳工的比例做出要求,以不断增加沙特年轻人的就业机会。雇员数量超过20名的公司每年必须增加5%的沙特籍劳动力,直到沙特籍雇员占全部雇员的75%。未遵守规定的公司会被严厉处罚,有可能被排除在政府合同和贷款之外,或被中止外籍雇员的签证和工作许可。

  如何协调和处理沙特本国人与中国人之间工作习惯的不同,也是进入沙特的中企需要提前设想好的问题。

  而对游戏行业来说,在中东本土做游戏运营的郑先生告诉霞光社,游戏想做到中东本地化的难度比较大,成本也比较高。“因为阿拉伯语跟很多语言不太一样,它是从右到左呈现的,这不是说直接把游戏界面调转一下就好,而是所有的语言规则、表现逻辑都需要更换。另外一些游戏引擎开发、代码、绘图工具,甚至最简单的Excel、Word、PPT什么的,他们对阿拉伯语的兼容性都不是很好。有可能设计一款游戏还要专门开发一套字体。”

  在沙特“2030年愿景”中明确提出的一项目标是女性在劳动力构成中的占比从22%提高到 30% ,Sean也观察到沙特的经济改革也促进了社会层面的发展进步与移风易俗。“沙特工作的女性越来越多了,我们公司有很多女生都不带面纱了,平时和我们的沟通交流也很自在。女性有了属于自己的银行卡和信用卡,逐渐拥有了经济自主权。”

  “目前沙特政府对来自各国的资本和企业都非常欢迎,这里有一种蒸蒸日上的创业氛围。但建议想来沙特的中企还是要提前派个团队来本地考察一下,方方面面都搞清楚了再过来,不要盲目。”Sean建议来沙特发展的中企,要提前做好市场调研。

  全球能源产业专家Ellen R. Wald在他所写的《沙特公司》一书中,如是形容20世纪30年代,来自加州标准石油公司的美国人在沙特发现石油的情景:

  “在阿拉伯人眼中,美国的地质学家和工程师坐着飞毯从天而降,带着能把地球肚皮挖开的奇怪设备,想要寻找一种全世界都在争抢的液体污垢,好让那些贪得无厌的机器持续运转下去。1938年3月,在多次徒劳无功后,在阿拉伯的美国团队决定继续钻探7号油井,又往下打了200英尺之后,他们发现了石油。”

  现在,这个从建国伊始就依靠石油获得财富的国家,正在试图用“去石油化”的经济改革来维持荣耀。她能获得成功吗?在国内,既得利益阶层和保守派正在阻挠改革进程,不习惯工作的国民也在抱怨福利的减少和纳税时代的开启;国际上,美国对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持续施压,沙特对也门的武装干涉也未终结。沙特的改革,注定道阻且长。

  但与挑战相伴相生的,往往是全新的机遇。就像政治学家亨廷顿曾记录的一位沙特官员对待改革的态度:“‘引进外国的东西’是好的,如闪光的或高科技的‘东西’,但从外面引进的不可捉摸的社会和政治体制可能是有害的。我们沙特人想要现代化,但不一定要西方化。”

  “向东看”,成为沙特新的外交政策与战略选择,而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与沙特“2030愿景”对接融合,合作空间巨大。大步迈入数字经济全球化的沙特,也必将在各个领域,与中国有愈发频繁密切的交流与合作。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